西部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祭悼恩师――邵守义-

来源:西部故事网   时间: 2021-04-05

  一、惊闻恩师仙逝


  九月四日晚,劳顿了一天的我正准备歇息,忽然收到挚友、湖南演讲与口才学会副会长李梅发来的短信:“一代演讲界宗师邵守义与世长辞,沉痛哀悼!请转给热爱演讲事业的朋友,让我们一起默哀,追思邵老的贡献,将中国演讲事业进行到底!”看到这则突来的噩耗,我不敢相信,因为四月我还常跟老师通话,他在电话里总是问寒问暖、谈笑风云间。于是,我便挂电话给湖南演讲与口才学会常务副会长黄河,黄河也很惊诧,觉得不可能。我又拔通李梅的电话,他说这是贵州演讲界朋友告诉他的。为了扫清心中的疑团,我又连忙给远在吉林的挚友张国庆发去短信,恳请他帮我核实一下。一个多小时的焦虑等待,午夜十分,张国庆挂来电话,他说通过可靠途径证实,我们敬爱的演讲大师邵守义老师于2009年9月3日16时多与世长辞……


  二、鸿雁拜师
  核实完这噩耗属实后,我顿时感到悲哀哽咽,碾转难眠,往日与邵老师相识、拜师的情景一一浮现眼前……
  1988年初夏,青春正茂、热爱、满腹抱负却屡不得志的我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一本《演讲与口才》杂志,如获至宝,一气读完,为杂志厚重的文化和精湛的演讲技巧介绍所折服,一时心动,便斗胆给这家杂志社的主编邵守义写了封信。那年代,青年大都膜拜文人精英,都奢望能高攀文人大师以得其指点而一举成名。然而,由于怀有这种想法的人太多,这种信往往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没有得到邵主编的回复的我气馁了,而就在这时,邵老师的回信欣然而来,他是从百忙之中抽空回的信,他除了谢谢我对杂志的理解支持还勉强我勤奋自强。感动之余,我又给邵老师写了第二封信。当时,邵老师正致力开拓他倡导的演讲事业,又要全力以赴办好新生的《演讲与口才》杂志,工作量之大,时间之宝贵可想而知,何况我是一位名不经传且潦倒无为的小卒,而已是赫赫有名的演讲大师邵主编并没有地位之嫌,一次次回我的信,鼓励我发愤努力。一年后,在与邵主编频繁的书信交往中,我受益匪浅,便提出拜他为师。就在这年,我迎来了人生的一缕曙光,我被推举为当地新创办的青年公关协会副主席,并担任青联学校副校长。当邵老师得知我们要创办《衡阳青联》刊物时,除了来信表示支持还给我们提了许多有益的建议,在征求领导同意后我怀着惶恐之心写信给老师,恳请他担任我们刊物的顾问。不想老师很干脆地答应了,于是我们小小刊物顾问名单上出现了一代演讲宗师邵老师的名字,这在当时还传为一段佳话。我们按团市委领导的指示,开办各种“团干”“青年”类型培训班,而当时《演讲与口才》杂志云集了众多优秀编写人才编写出各种青年成才教材,且十分畅销,我们不少学员也想得到这种教材。邵老师收到我的求助信后,没容我们凑好款的情况下就差属下第一时间给我们寄来数百本教材,有了邵老师大力支持和热心帮助、指导,我们学校、协会办得有声有色。而我受益最多的是口才方面有了质的提高,由一个在大会上讲话因口误而引发全场哄常大笑的笨青年迅速成长为被秦皇岛癫痫医院哪个更好各地邀请去讲学的青年教员。可以说,我那时的成长离不开恩师的教导和鞭策,他平易近人、乐于助人、呵护晚辈的处世风格也影响了我们的日后人生。2001年9月底,我作为杂志社的工作人员随邵老师乘专车远赴北京途经秦皇岛歇息时,我们师生对席而坐,把酒话史,邵老师和蔼可亲得如位师长更像一位知已,他细细听着我讲述人生经历,当我提及当年拜师情景时,我竟忘记具体年月,但随口说出拜师已有十多年的历程了,不想老师马上打断我的话,说:“确切地说是足足有十三年了。”老师的精湛记忆力让人佩服,但我折服老师的是他博大的胸怀和他对弟子们的仁爱。


  三、飘零海南   错失良机
  当年我们的事业开展的如火如荼时,意外的变故演绎了我苦难的漂泊人生。时至1991年春,我走进了婚姻的殿堂,然而不久,我的慈父不幸过世。之后,我的领导又移居海南,当时,我正请假在广东清远讲学,烦闷时曾向邵老师去信流露出想离开湖南到外闯荡的想法。我从广东回来后,已移居海南的“老”领导加挚友王哓桥要我去海南去发展,当我毅然决定去海南时,邵老师那封想叫我去吉林锻炼下的信已寄到我在广东讲学的那个单位,我人到海南时,那封信才转到湖南我的家。在海南的“淘金”岁月,我既收获了成功的喜悦也经历了人生磨练。邵老师得知我的人生困境后,又一次差人来信叫我去吉林,然而,四处飘零、居无定所的我已经选择返回湖南,老师的那封信又阴差阳错地给错开了。在琼岛时让我感到温心的是,我每每都把自己点滴成就和经历磨难都写信向老师汇报,其中有封信还被老师全文发表在《演讲与口才》杂志上。


  四、踏上东北路  聆听师教诲
  随后几年的打拚和闯荡,一是疲劳于生计,二是考虑恩师的演讲事业已蓬勃发展,不可能再有过多时间来“应付”我的打扰,每每欲提笔最终还是放下。有一天,这种思念和感恩交织,于是便平生第一次给老师挂去电话,电话接通后,我才说出湖南衡阳,还没容我自报家门,想不到老师竟在电话里直呼我的名字。一位处于奔波、流离的无名小卒,一位是我国大名鼎鼎的一代演讲界宗师,地位如此悬殊、名气天壤差别,更何况未能去成吉林既是我错失良机也使我愧对老师,然而,老师从没加责备,他的宽容和对学生厚爱有加让我深深感动,特别是他能叫出我这个无名小卒的名字让我感触特深,眼眶都有热泪在闪动。人生中的二十年,不是个短暂的时程,然而这二十多年与老师交往中,我从老师身上看到他过多的优质品格。今年四月,是我生中与老师通话最多的一个月,每次电话挂通,他过问最多的是我的生存状况和事业发展,并热心劝说我外面闯荡实在艰难还是回吉林杂志社,这种关怀真得如慈父般的春晖,灼热着我的心。
  2001年春,历经人生打拚失利后,我给老师挂去了电话,我说已放弃了办学,想圆自己十多年前的那个梦,想去吉林。说完之后,我心底既后悔又羞愧,然而,老师并没有计我的前嫌,只是说要容他周全考虑后再答复。没几天,老师亲自挂来电上海哪能治好癫痫病话,说:吉林欢迎你,杂志社欢迎你!
  经过三十多小时的长途跋涉,当我带着行襄赶到吉林,来到老师的主编办公室时,看到敬仰已久的恩师就在眼前时,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老师差来办公室主任安排好我的住宿和办公室,中午时分,老师亲自叫上发行部栗广峰经理、广告部孟德喜经理,在附近一家酒楼为我接风。席间,老师除了关心我的生活并劝我放弃漂泊脚步,安心在杂志社扎寨。酒过三巡,老师忽然关心地问:“对了,王晓桥在海南怎么样?”他的问话使我大吃一惊,因为王哓桥是我十多年前的领导和朋友,我从海南离开后都一直未再见面,而我此次来吉林也是第一次见老师,而我的朋友他都能清楚记在心并关心,这足以证明老师是个处世细心并处处关怀他人的高尚之人。
  在杂志社的那段日子,可以看出老师对我寄于厚望,谆谆教诲,严格要求,更多地是亲自点将让我参加全国各地的发行工作会议,有时也亲自带着我赶赴北京,带我办事带我结识他的挚友,如全国记协书记处书记肖东升、《新闻出版报》总编张芬之和国家棋院党委副书记王一甲等。
  我们下榻在崇文区一家叫黄河京都大酒店,当看到大堂处有一尊关公的雕塑像,老师站在塑像旁沉思许久,又把旁边树立的那幅“汉封侯宋封王明封大帝 儒称圣释称佛道称天尊”的对联一一细致讲解给我听。讲完后,老师深有感触地对我说:“关公是被后人称为尊神的人物。他只所以被后人被所敬崇和牢记,是因为你用一生的时间在演绎着中国传统文化美德中的‘忠’和‘义’。忠,忠天、忠地、忠皇上、忠家庭、忠朋友;义,就是侠义、胆义、仁义。”跟在老师身边,你除了可以领略他卓越的口才、精湛的记忆、渊博的知识,更多的是他身上那股子侠骨情长和儒雅风范。
  有一次在细读《做人与处世》杂志时,我被其中的一篇文章所吸引。作者写的是邵老师十多年来的初一总是携夫人去看望一位大嫂,这位大嫂就是原吉林市委宣传部部长杨东佳的�z霜。有一年春节,邵老师一如既往地携夫人去看望这位大嫂,大嫂发出了感慨:“过去那些恨不得把我们家门坎都踩平的人如今都不来了。”邵老师说:“过去人家是来谈工作,现在部长不在世了,当然来得少了。”大嫂不同意,反问道:“他邵大叔你怎么每年总来?”邵老师不光是这样说,还是这样做的,十多年来春节第一个看望的就是这位大嫂,而且还对大嫂的孩子给予了无私的援助。在众人眼里,老师就是这样一个“饮水思源”、“知恩图报”的铮铮好人。那时还是中学教师的邵老师,那年写下《回师北上》剧本,准备参加沈阳军区汇演,于是通过人找到了时任宣传部长的杨东佳,杨当时叫邵老师放下剧本静等消息。回到家,邵老师都有些后悔,认为杨部长是托词,不会重视的。然而,没几天,这位部长就通知邵老师,说剧本写得很好,他们准备推荐。后来这剧本获得了全国建国30周年文艺汇演三等奖。这之后杨在邵老师的事业上给予了大力支持,也成为邵老师的知遇之人。但是这位好领导因为操劳过度,英年早逝。作者最后发出感慨:“他(指邵老师)的成功,不止由于他所具有的才能和胆识,还由于他所具有的品格和操德”。“为人处世重情重义、事业上敢作敢为,这才是真实而完整的武汉正规的癫痫病治疗医院邵守义,也正是由于对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笃信、恪守、身体力行,才能使他有胆量,也有资格办起《做人与处世》,在一片喧嚣的浮尘之中,哗啦啦抖出一面鲜亮夺目的大旗”。


  五、阔别重逢长沙
  漂泊和自由的习性最终没能让我下决心长驻吉林。面对我的离去,老师并未加以责备,只是勉励我日后要发愤写作。临行那天,老师还叫上刘大伟(《做人与处世》杂志副主编)、栗广峰和吉林一位历史系老教授为我饯行。端着酒杯,我总有一种愧疚和不安,然而老师却把话题引向历史,我们一边品着酒一边谈论着厚重的历史,而我发现那天老师讲的话并不多……时至夜深,当南下的列车缓缓启动时,我的心乍然有些失落,我想这次离开吉林,会不会有机会再见老师……
  虽然是离开吉林,但是邵老师还是支持我们做着光大演讲的事。2002年6月,经过我们联系,终于敲定由中南大学、湖南大学首次邀请邵老师来湘讲学。13日中午,我与中南大学团委姜国俊副主任在长沙火车站迎候邵老师。当老师从众人群中跃入我的视线时,才阔别老师半年的我眼角都有些模糊了,连忙上前紧握住恩师的手。老师在中南大学、湖南大学的讲学非常成功,把演讲的劲风吹遍三湘四水。讲学期间,湖南演讲界的同仁得知邵老师来湘,纷纷前来拜访,殊多座谈和宴请之类的安排,老师全部放权交给我来办。而让我铭记一生的是,湖南大学那场讲学完毕后,我提出一定要尽地主之意请一次老师,老师乐嘻嘻地答应了。老师、孟德喜、我和龙清心在一家迎宾路的一家特色小吃酒家坐下,我们点好菜,与老师一起煮酒侃谈,老师那天很开心,聊得也很久,临近午夜时,我准备前去结账,不想老师拉着我的手笑了起来说:“我今天得了讲课费,得我来请客。”之后,任由我们怎样劝说,老师就是不松手,并叫孟德喜速速结了账。其实,与老师吃过那么多次饭,也包括在他家里,老师用餐一般都很节俭,有几个小菜煮一壶酒就行,他对自己刻薄节俭而对贫困学生却大方慷慨得很,有好多次在大学讲学,当得知学校有不少贫困学生时,他都执意把讲学费全捐给贫困学生。
  老师首次来湘讲学,把湖南的演讲推向一个新的高潮。我也是通过这次老师来湘讲学而结识湖南演讲界的前辈和精英,如李钢会长、唐树芝教授、刘建祥副会长、李仲华教授、颜永平副会长、黄河副会长和李梅副会长等等,这批知名的演讲家也给我的事业带来一定的帮助。


  六、春明请客  顺华掏钱
  2004年,第三届全国演讲大赛在湖南的湘乡紧锣密鼓。9月23日,这次演讲大赛火热进行中,我与挚友何衡清便急急赶往湘乡。大赛圆满结束后是隆重的晚宴,老师那天特别高兴,且喝了不少的酒,我们一同把老师护送到下榻的宾馆,虽然老师喝了那么多酒需要歇息,但是难得有机会与老师在一起,我确实迫切想与老师聊聊。老师便打起精神跟我们聊了起来,为了表示我对老师的敬崇和感恩之心,我说第二天想请他吃饭,不想,老师听了我的话竟乐嘻起来,并笑着喊着蔡顺华(时任《演讲与口才》杂志副主南昌看癫痫专业的医院编):“顺华同志,你听清楚没有,明天春明请客,顺华你得代表杂志社埋单。”老师的朗朗笑声招来了在外的湘乡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刘坚和湘乡团市委书记张茜,当他们得知我们是为了请客在争执时,忙跟我们说:到了湘乡,请客的事都由东道主。
  24日中午,邵老师、沈一元(原中0中央宣传部副部长、湘乡籍人)、景克宁(著名演讲家、已故)、蔡朝东(著名演讲家)、颜永平、蔡顺华、刘坚、张茜、东山学校校长(毛泽东早年就读的学校、本次演讲大赛出资方)、我和何衡清等荣聚一堂。宴席上,老师谈笑风生,景克宁一副儒雅风范、颜永平风趣段子给我们在座每位留下极深的印象。
  老师那句“春明请客,顺华请客”的戏语,一直深深印记在我心。事实上老师来湖南,我基本都是守候在老师身边,每每我提出要尽地主之意来请老师时都会被他的类似戏语拦回去,还包括那次在北京,我叫来北京好友邓德恒,老师叫来王一甲书记,我们喝得特别开心,我想寻机去结次账,但是还是被老师拦了回来,连王一甲书记都在旁边劝说:“春明,你别跟你这犟执的老师争了,这就这德性。”在我看来,我是老师的弟子,深受恩师的教诲,而且老师对我恩德有加,我理应请他,以表示弟子心意;但是,他这一生都没有给过我这种机会,从这件小事上,我们可以看出,老师就是那么体恤晚辈,时时想着为他人付出的人。我走南闯北也阅人无数,但从没见到过老师这种重情重义、体恤他人、关心他人的人,而往往就是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能看出老师的高风亮节和他总是体恤别人的良苦用心,老师的这名戏语将让我铭记一生一辈子。


  七、一盏明灯  永照后人
  今年三月,为了感激老师对我的恩惠,我请著名作家琼瑶的堂叔、我市诗词学会秘书长、知名书法家、楹联家陈季春老师专门为老师题了一幅字,老师收到这幅字后,念念不忘要我好好谢谢人家陈老师;同时也在电话里关心我生存状况,并一再厚爱有加地说,如果别的路难走,还是回到杂志社。我听到老师这句关心的话语,如春风吹散寒冬一般的暖烘。当老师得知我选择在网络上发展时,一再告诫:贵在坚持、戒骄戒躁。后来,我与李梅谈及要搞一次演讲大赛时,李梅也一再表示,若能举办的话,到时一定把邵老师请到湖南衡阳来,让老人家领略衡阳秀美景色和衡州古朴厚重文化。我们都在心底暗自期盼着这一天早日到来,然而,天难随人意,我们得到的却是恩师仙逝的噩耗。
  万川咆啸、群山肃静。“新时期演讲事业的开拓者”、当代中国杰出演讲家、著名演讲教育家、出版家,所有演讲事业爱好者景仰的一代演讲宗师邵守义离开了我们,这是全国演讲界巨大的损失,更是我们这些受过老师教诲和恩惠的弟子的莫大悲恸。老师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的光耀永照我们心田,他的恩泽将在我们漫长的人生中,犹如一盏明灯,一盏引路的明灯,永照我们的一生……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uothw.com  西部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