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另有任用 第四章-

来源:西部故事网   时间: 2021-04-05

    经济怎么发展,在其他县里,已经有了典型经验。何田山带队在全国经济强县进行了全面考察,发现抓经济的一招,无非是招商引资之类的,这些到底富了谁。
    何田山说:“我们发展经济不能再那么简单了。如果这样简单下去,那么要不了几年,我们这里就是污染环境的大排水沟,我们这里就是新的垃圾转运站了。”
    在先后的几次县委常委会议上,为了经济发展,我们县里到底搞什么发生了激烈的争论与交锋。对于新事物,没人搞过,县里放心把经济这块全放手给南方来的老板们吗?以前搞的经济体制改制中结果都不是很成功,肥了私营老板,员工没肥几个。员工辛苦一年,还没有人家老板考察一趟外国花得钞票多。
    何田山对新情况作了很多次的理论与实践反复论证,请了有关省市专家走到老百姓家里、走到县里的村村落落。用何田山的话说,我们发展经济要向高层次迈进,如果停留在低层次的挖掘上,要不了几年,这里就一团糟,谁来给我们擦屁股。
    经过半年多的细致发现和专家论证,得出了县里适合以搞农业产品带动经济发展的思路,在富了农民钱袋子的基础之上。
    何田山在临近的几个县考察了经济发展,决定引进种牛饲养。在县里建了几个大型牛场,扶持了几户养牛大户。本想着依靠养牛来发展经济,可惜的是这些养牛户,心里根本没在养牛这事上。建的棚都空着,省里、市里来检查,养牛户着急了从临近几个县借了五六百头牛,他们幼稚的想法,以为能骗过省里市里的检查,结果搞的何田山蒙了羞。
    何田山狠狠地说:“县里养牛的气氛还没有形成。省里、市里对县里盲目抓养牛提出了严厉批评。这些人一天都不知道想啥事。”
    何田山眼下抓得是经济发展,养牛大户搞得这出没屁眼的事情让何田山抬不起头来。
    事实上,谁来做县里招商引资办公室的主任呢。
    对于这样的人选,何田山心里想好了是王纯,因为王纯是最合适的人选。但王纯是倒在计划生育事情上的,怎么爬起来,何田山不知道具体怎么做的不露相,又能推进经济发展的工作。何田山为这事情又去了一次新癫痫小发作症状有哪些鸡镇,见了王纯就开口大骂。
    王纯见何书记大发雷霆,哪知道何书记是为准备让他“起死回生”呢。
    王纯挨了一顿骂,醒来后就接了县里一份人事通知书。
    王纯调到了县里的经济开发办公室任主任。
    王纯还没缓过劲,何田山又把王纯安排进了县里招商引资办公室成员。
    何田山的几步棋下得很快,等县里有人议论王纯这个人物时,王纯已经正式成为县招商引资办公室主任。
    王纯偷偷地给何田山送了四根金条,何田山把金条要往门外扔,骂了王纯一句:“早知道你是这鸟人,我就一辈子不会再看你一眼的,贿赂金条来想让我贪污吗?你怎么没有一点点进步?我为什么调你到招商引资办公室做主任?你知道吗?真可惜,你不知道。你就整天记着你有着三个孩子,他们都要吃饭,你要过日子,想过没想过老百姓现在都过什么日子。你怎么还不醒醒啊!”
    王纯收回了金条,给何书记留下了一句话。王纯说:“何书记是大好人,跟着何书记好好干,一定把县里的经济发展好,请何书记放心。”
    就这样,王纯这样的一个倒掉的县里的领导干部在何田山手里奇迹般地“起死回生”了,而这件事情距离王纯因计划生育超生的事刚好是一年时间。
    群众都在议论何书记搞计划生育的事情是认认真真走过程,连王纯都放过了。何书记在一次县上的会议上,说了为什么要用王纯。
    王纯懂经济,会做事,这是根本,另外王纯年轻,有着一定的在发达地方搞过经济开发的经验。至于计划生育超生的事情,王纯在认识上是错误的,经过了一年时间内的悔改,反思有了大的变化,这些变化就是王纯能在新鸡镇农机站上呆得住。
    何田山还说:“在计划生育处理官员这件事情上,严肃处理过后,我们应该总结和‘回头望’。对于好同志,能发挥作用的继续让好同志在一线做点工作,有能有才的都要使出来,为了振兴经济。”
    对于王纯回到县委大院,县长刘宽和何田山的意见是一致的,认为我们对犯了错误的治疗癫痫病好医生同志不能一棍子打死,不能赶尽杀绝。
    何书记还说了,我们对于抓计划生育工作的方式方法要进一步研究,除了抓思想教育工作和经济处罚外,还有没有管用的措施,而这些成功的经验是什么,有总结的和推广的吗?这些都需要我们深入思考。恰恰是我们只是一头抓这个,忘了从人的内心找原因,去解决这些问题。何书记就例举了王纯计划生育超生的问题,王纯有着一定的工作水平和能力,又在县政府做领导干部,要一层保护伞,就是群众敢怒不敢言,长期以来造成了王纯敢去一个接一个地生。这当然与王纯生活的环境有一定的关系,人们这种重男轻女的思想普遍泛滥。王纯自己开始可能对这事情认识是模糊的,可是深层的原因是三任县委书记都没发现王纯计划生育超生问题就奇怪了。再者说,我也不希望看到。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县里扛回了计划生育黄牌警告,重要的是我们长期以来抓一头工作,就忘了另一头工作。我刚来县里,就感觉到了的。究竟怎么做,心里说实话没有底的,可是为什么到了后来狠下了工夫抓了计划生育问题。因为我们真的怕是进了恶性循环的圈子,越穷越生,越生越穷,我们一年开展下来的工作成绩都让计划生育拖了后腿,你们说这事情能抓吗?具体抓的过程里,的确是有的地方没有顾及有些人的脸面问题,也触碰了一些人的利益。为这事情,我内心也挣扎过,我也和大家一样,也经常思考很肤浅的东西,说深刻的话,那就是谁的心都是肉长的。谁要用针去扎一下呢。我们不能光抓工作,对于这样的工作要回头看,总结出点什么来才是宝贵的经验。我看要将扶贫和惠民纳入计划生育,为农村计划生育家庭发放了一次性奖励和办理了养老储蓄。开展农村计划生育家庭养老保障试点工作,将符合政策条件的农村“两户”纳入农村低保;实施二女户节育户“安居工程”等等。
    王纯在招商引资第一项工程就是浙商进了县城。
    县城里的大街小巷有了浙江人的铺面。
    第二项工程就是从德国引进了成套的生产粉丝的加工生产线。就这一项,为县里经济发展提供了雄厚的资金支持,在县财政收入中占的比例在逐年上升。粉丝生产线不断扩大,建成了三家具有一定影响的产、供、销之路,在全国打出了品牌。在拉动当地经济发展中,让外出打工人数在两年内有了减少,农村更像了农村,城里也更像城里。外出打工的青年人进厂做了工人,一年生产下来的粉丝也解决了当地土豆、黄豆、豌临汾癫痫病治好要多少钱豆等农作物的销售问题,富裕了当地老百姓。
    县里财政有了钱,何田山就规划起了旧城改造。
    当这风声刚传出来,就有人强烈反对。
    反对的人在县委扩大会议上就说,我们县刚下了大力气抓了计划生育,又是产粮大县了,现在搞经济又好又快发展,到今天又要回头整个什么旧城改造,难道我们县城建设的规划不好吗?其他几任县委书记都安分守己地做完了自己的几年县委书记飞走了,何书记这一来,都是大动干戈,为了什么?
    何书记说,其他几任县委书记作了政绩,我们不好议论,至少在我看来,县里发展越来越好,就要让老百姓安居乐业,有一个整洁、舒适的生活环境,换句话说让我们城市更美丽。
    反对的人站了起来,说何书记旧城拆迁的钱谁掏?
    何田山说:“这个要从大局出发,三个方面来承担。老百姓搬迁安置是一件大事情,要积极稳妥处理好,另外赔偿和将来建好了居民区后优先安排,关键是赔偿金问题,我想过了。政府出一大部分,房地产商和出资人分担一部分,总之,老百姓不能吃亏的。”
    反对的人哑口无言了。
    旧城改造的第一轮过去了,为此,何田山让广播、电视和领导干部等做了充分的舆论宣传。在改造过程中,积极听取了老百姓的声音。因为第二轮是具体的拆迁,第一轮是思想动员。思想动员完了,大部分的老百姓,或者说能听到县里政策的都搬了。至于剩下的,不搬的少数人是想着能多要几个钱。这其中,就是有在县中学门口的李军死都不搬。县里专门找过李军谈过话,李军还是说不搬。李军的话很坚定,就是不搬,来十头牛都搬不走李军。让李军谈条件,李军说没条件,就是不搬。理由是祖祖辈辈都在这里住得好好地,为什么到了你何书记手里就要旧城改造,让我搬家,这是胡闹,这是瞎折腾,让县委书记来和我谈话。
    县里拆迁办把钉子户李军的事情给何书记汇报后,何书记叫上县长刘宽就赶到了李军家里做思想工作。
    何田山说:“搬迁是县里研究的政策,我们这里的居住环境跟不上时代发展了,老百姓要提高生活水平,能有舒适的生活环境,我癫痫病患者有没有需要忌口的们理想是安居乐业,你说搬了拆了再盖大楼,为了啥?”
    李军听了何书记这样的话,什么都不说。
    刘县长也在说:“老人家搬了,县里的旧城改造就正式动工了,不要因为你一户影响了整个工程进度。”
    李军还是什么不说。
    何田山说:“你说要求见我们,我们来了,我们把我们想说的都给你说了,这是大政策,谁也挡不住的。你不搬,只能是拖县里的后腿。至于你想要多少钱,提出一个方案来,我们看合理不合理,但是我们会最大限度地考虑你的实际难处,积极解决你在过度期内的住房问题。”
    刘县长也谈了,大政策不能违背,要遵守县里的大政方针。
    李军听着刘县长的话就来气,赶刘县长出去。
    何田山说:“我们说什么难听的话,你不爱听的话,也不能赶人家走的。有理不打上门客,何况是你要我来和你谈话的。我们来了,你不说话。你现在开始又赶刘县长。我不明白你到底要什么。你再过分下去,我想强制手段是有的。”
    李军突然哭出了声,李军说:“我不搬,为了什么?”
    何田山说:“你别哭。哭能解决问题吗?”
    李军止住了哭声,哽咽着说:“希望县里通过搬迁能解决他的孩子工作的事情,还有这里听祖父说是老宅子,要保留。”
    何田山说:“还有什么。”
    刘县长补充说:“何书记来了,你尽管提。”
    李军说:“搬可以。我孩子的工作希望解决安妥。”
    何田山问了李军孩子现在的情况,李军的孩子在乡下一直教书。想着身边能有一个照顾老人的孩子,在县城里工作,可是李军的孩子一直调不到县里来。
    何田山把李军的条件都答应了下来。李军也同意马上搬走,新的居住的地方已经安排好了。
    不幸的事情紧接着发生了。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uothw.com  西部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