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单独中的洞见2——人生、命运_散文网

来源:西部故事网   时间: 2021-08-28

是对幻象的一场的追逐,同时也是对真相的一个永恒的逃遁。

我们的人生就像一个慢慢鼓胀的气球,明明知道气球一定会在某个时候爆破,但我们还是不知不觉地给它充气,并且很高兴地看到它越来越大。

人生,其实就是一部意欲的奋斗史。

意志需要在高潮中释放,它享受那个猛烈和激荡。为此,生命最大限度地追求展现,追求成功。

生命力也意味着产生幻觉的能力。

希望其实就是生命,至少,希望在很大的程度上支撑了生命。人如果不做,就没有活下去的理由。( 网:www.sanwen.net )

人需要希望、幻想这些东西,这样他们才能在精神上与死亡抗衡。

我们无数次地对未来抱有热切的渴望,但那些未来还有我们自己后来又怎样了呢?

现实常常无力承载我们的希望。

当一个人对这个世界不再抱有任何期望,他便能够瞭望。

是一个沉重的东西。至少,一旦我们意识到时间,就会沉重。

时间让我们意识到生命本身的可悲,时间使我们产生了悲剧意识。

正如一个东西往往远观才美,很多平淡的事情唯有在中才显得——一种时间上的远观。

回忆——一个人的现在之我与他之我的会晤。

人都是喜远处的东西,而眼前的事物却让他感到索然无味,因为有距离才会有幻觉。所以,一个人真正喜爱的是自己的幻觉——一张自我设计的蓝图。

没有什么事物是神秘的,只有距离才是神秘的。一切事物的神秘感,都要仰仗于于这个距离。

距离本身具有奇妙的变焦作用,它使一个事物产生扭曲和变形,进而让人们产生出一种错觉。

我们不了解的东西对我们来说是神秘的,而那个我们已经了解了的神秘,其实它就只是一个东西而已。

只要是让我们产生幻觉的东西,要么那里面隐藏着一个阴谋,要么它就只是一个无聊的恶作剧。

远处的事物拓宽我们的视野,而眼前的事物,却常常扭曲和损害了我们的视力。

有些事物,只有当它在我们眼中变小的时候,我们才能更清楚地看到它的价值。

凡是肤浅的东西,很快就会让我们感到乏味和厌倦。人生的、乏味和无意义,只不过是暗示了我们这种方式的肤浅。

也许,人是作为一个问题而存在的。他就像一个无法被除尽的无理数,或者就像一个无法溶解于整体中的沉淀物。

人生就像一个小心翼翼地摆放多米诺骨牌的过程,死亡则一蹴而就。

生命可以像清澈的泉水那样地喷涌,也可以变成地上的一摊血。

的高度和的深度,即是生命的高度和深度。

人的一生,就其内在而言是一个永不停息的骚动,外在则表现为持久的动荡。

生活就像是跟一头看不见的怪兽搏斗,它给予我们的打击无处不在。

支撑人们活下去的两个主要动力:一个是被性的幻想所驱策,另一个是他们自己的将来会变得更好。

总的来说,生活就是不断激起的一连串幻想,还有就是这些幻想的逐一破灭。

每个人的个体性就像天上一朵云彩的形状,我们把那个形状固执地认作自己。但是,其实没有什么东西是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石家庄癫痫病医院哪好的,一切都只是一种流动和改变,一切都只是整个存在的一场游戏。

不管局部发生了什么,整体仍然完好无损。那么在整体的眼里,局部所发生的一切就只是一场梦。

气泡和蜘蛛网在一定的光线下都是色彩斑斓的。只是气泡太容易破裂,而蜘蛛网又太难以挣脱。人们在世上所热烈追逐的事物,大都具有这样两种特性。

人不是在追赶什么,就是被什么所追赶。

我们的生命真的是一种很不完存在。从生到死,人就是一个加长的蜉蝣版;堆积东西,那是蚂蚁也能够做到的;展示和炫耀,孔雀比我们做得更好;如果人从空中坠落,那么他就只是一个纯粹的物理现象,那甚至还不如类。创造和美的事物,这是人类唯一的尊严,但那也只是极少数人的事。

这个世界是一块银幕,我们内在的东西就被投射在这块银幕上,由此我们看到了它们所产生的效果。然后,根据对这些效果的评估,我们可以决定是放弃它们还是继续保有它们。

一个明智的人最后会领悟到:他生命中所经历的一切都恰到好处。这与成功和失败无关,成功是他想要的,失败是他产生的。从自己产生的效果中去认识自己,也许,这就是人生真正的意义所在。

正如我们孩童时期被要求做一些事情的时候,我们并不能完全领会大人的用意。同样地,我们生命中的每一种经历都自有其用意,只有当我们生命将要完结的时候,我们才会明白其奥妙。

命运偶然把人们关在同一个笼子里,不过,当他们挣脱笼子后,他们还是奔向不同的方向。

两个人本来是两条路,当这两条路会合在一起后,很可能就缠绕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结构或一个漩涡,但路将从此湮灭。

陷入一种结构,即是陷入一种纠缠和麻烦当中。

多数人所寻求的安全感,实际上只是一种舒适的监禁。

人通常不能直接感受到自由的存在,他只能在枷锁中间接地感觉到自由的缺失。

人生的前半生主要是,后半生则回忆这些梦。,就意味着还有足够的资本可以继续做梦。

一块石头也有自己的梦。

白天的睡眠和深的清醒,都别有一番滋味。

人们对醒来没有兴趣,他们只想做些好梦。

人们不仅做梦,他们还歌颂自己的梦。

就像我们无力主导自己的一样,我们也无法主宰自己的人生。所以,我们一生的价值并不比一个梦的价值高出多少。

不要说我们在人生中自己做出的重大选择,即便是一次小小的意外,就足以造成一个人命运的错位。

不做任何逃避地直面生命的真实进程,那是一种非凡的勇气。

从心理状态分析,生命比较像是一种偷盗。所以,它总是感到紧张,经常处于一种惶恐不安的状态。

从对子女的养育中,我们感觉到自己的一部分生命也活在他们身上了,活在这些更年轻和新鲜的生命上了。这对于我们是一种莫大的安慰。否则,我们将直接而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正在一步一步地走向衰老和死亡。

当人们无法在自己的地基上修筑起房子的时候,他们便开始为自己的下一代修建地基,他们的下一代也同样如此。

人们借着生育而担负起培养下一代的,但同时也卸掉了对自己生命的责任。

人们通过角色拯救了自己的生命。

生命不只是逐渐变老而已,它也是一个走向内在成熟的机会。一个临终时仍然保持幼稚的人是可悲的。

人们广西治疗癫痫好的医院在哪在对外界事物的追逐中荒废了自己的内在,其恶果将在生命的后期阶段全面呈现和爆发。

人生就像是一个游乐园里一系列低等的游戏,而我们以自己的性命充抵了这场游戏的门票。

总的来说,人生是荒谬的。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把它合理化。

人生是一个需要用我们的一生不断地去反省它的错误。

就像我们从错误中汲取教训一样,人生不过是为了让我们获得一个教训。

人们一生都在致力于收集各种各样的东西来装饰自己,以此要证明自己什么,那可真是一部长篇大论。

就像有些人喜欢在风景名胜之处刻上自己的名字一样,人们也都想在这个世界的沙滩上留下自己永恒的脚印。

人生是一个展示,同时也是一个掩饰。那些被展示的将逐渐衰弱和淡化,那些被掩饰的将逐渐强化和浓厚。最终,我们还是被我们一直在掩饰的东西所淹没。

即便我们得到了我们所朝思暮想的东西,它也不会让我们兴奋多久,很快地,我们就又会回到自己的老样子。

已实现的东西对我们而言都已经死去了,只有那些未实现的目标对我们来说还活着,我们也为它们而活着。

我们的努力以及我们所做的事情,并没有使我们的生命趋于结晶和整合,反而让我们变得支离破碎。

当我们在追逐什么的时候,我们不要忘记死亡同时也在驱赶我们。

这个生活和人生并不具有绝对的价值,除非一个人能够通过它达成一个更高的东西。

也许,这个世界就是为了让我们感到挫折而存在的。只有经历了人生的幻灭,才能超越人生。

当我们完全了解了一样东西,它对于我们就变得没有意义了,意义的存在是因为我们对它还不甚了解。所以,当我们完全了解了这个人生,它对于我们就变得没有意义了。

人生的意义——从发现人生的无意义开始。

真正的成功是生命本身的成功,除此之外的其他成功仍然不足以弥补生命本身的失败。

人生中的一切辉煌,都只是给它最后的悲凉充当了陪衬。

人生的过程总是有点滑稽的,而它的终局是悲凉的。就像马戏团小丑的滑稽,还有他谢幕后的悲凉。

这个极度喧嚣的人生,最后往往都是在惨淡和凄凉中收场。

人生是非常具有欺骗性的。一个人越是接近生命的终点,就越会看清这一点。

其实,人生与很相似,这个世界就是我们所娶的。

我们人生中每一次重大的变故,都像是一次急刹车,把我们从虚幻中摇醒。

我们在人生中所经历的大大小小的各种挫折,其实都是在不断地帮助我们重新调整自己生命的航向,直到我们最终能够走上智慧之路。

很多问题无法被解决,它只能被变小,它只能借着你的提升而变小。如果你试图去解决这些问题,那么,它将因为你的介入而变得更加庞大和更为复杂。

无数的问题在这个世界上奔走和游荡,它们相互碰撞和摩擦。有时候,两个问题碰巧就彼此相互解决了。

克服各种艰难险阻而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是成功;领悟人世间那些所谓和快乐的虚幻性质,这是成熟。

忙碌并不等于充实,成功也不等于成熟。

尽管我们日复一日地过着同样的生活,但我们并不能通过这种反复冲击的方式就能够穿透这种无聊的生活。

一个人的心智越是敏锐,他便能越早地察觉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靠谱到这个世界和人生中大大小小的各种重复,它们是无聊的、不堪忍受的。有了这样的认知,紧接着就是要超越所有这些大大小小轮回的强烈渴望。

只有当一个人从终点回到起点,他才会发现自己原来兜了一个大圈子。在这之前,他还固执地以为自己在前进、在进步。

如果你对这个世界不满意,那么就努力地去超越你自己吧。

保持超然,恐怕是一个人活在世上最体面的方式了。

人最终是要归零的,在这之前开始做减法是明智的,那是最好的适应性训练。

人生真正的制高点不是站在成功的巅峰上,而是站在死亡的高度上。

好像每个人都在等着将来,不管他现在已经拥有了什么,他总是觉得将来才会有更重要的事情出现。他的感觉是对的,死亡就是那件最重要的事。

其实,一个人并没有什么真正的事情是需要他去负责的——除了他自己的死亡之外。

也许生命本身就具有一种残忍的性质,所以,它才会有那样一个惨烈的结局。

支付享乐,死亡偿还生命。

如果一个人参加考试,当他打开试卷后发现没有一道题是自己会做的,那个感觉是很强烈、很窘迫的。同样地,如果一个人在有生之年一点都没有为死亡做准备,当死亡降临的时候,那种感觉也是非常强烈的。

人生就像是一场规定时间内的考试,死亡就是那个考官。

和苦难使人深刻。也许,大自然或命运希望每个人都变得深刻一点,所以,一个人要么主动地进入孤独,要么就被动地承受苦难。

只有当外面世界的一切对一个人变得再也没有用了,他才会去看看他自己是怎么回事。只有当一个人再也没有兴趣向外寻求,他才会开始向内观照。

一个到了生命的晚年还在向外探头探脑的人是可悲的。

一个向外寻求的人,不管他是否得到了他所追求的东西,最后他都会感到挫折。因为,他真正想要的东西并不是一个客体,而是自己内在的一种状态。

即便我们终于等来了一个渴望已久的结果,它也总是在一个不恰当的时候才姗姗来迟。

不管我们为改善自己的未来付出了怎样艰辛的努力,但实际上,我们的人生还是每况愈下。

一个人终归会对自己的人生感到失望,他所有的希望,都只是延缓了这个的失望的产生。

人以他所拥有的一切构筑了自己的迷宫,并迷失于其中。

一个人外在的积累,并不足以封堵生命本身的流逝。

得到一样东西总是让我们感到兴奋,但兴奋中也夹杂着一些紧张;失去一样东西总是让我们感到失落,但失落中也有一丝轻松。

一个人失去的东西越多,他就越接近于他自己。一个人失去了多少的身外之物,他就得到了多少他的本质存在。一个人所拥有的东西,就是他与他自己之间的唯一障碍。

当我们失去什么的时候,我们同时也给自己腾出了一点空间,至于平时,我们一直都被满满的占据着。那就是为什么失去一样东西都比得到一样东西更耐人寻味,因为我们回味的正是那个空缺,而那个空缺就是我们的本质存在。

获得就像负重,失去犹如卸载。

在这个世界的戏剧舞台上,没有一个人是以自己的真实面目出演的。所以,并没有所谓的胜利者和失败者,只有执迷者和超脱者。一个超脱的失败者远胜于一个执迷的胜利者。

如果失败能够通向成功,那么成功和失败仍然在同一条线路上,那么成功和西藏治疗癫痫病医院失败就像是处于同一个坑道的两端。那么,它们两者很可能原本是串通一气的。

成功也是失败——一种不容易被识别出来的失败。

成功的意义是为了最终能够丢掉它,亦即跳出失败与成功的循环。

每一条岔路都吸引着我们的好奇心,每一条岔路的终点也都是死胡同。但谁又能够不走岔路呢?

世界很广阔。但我们的人生,却只能从一条晦暗而狭窄的隧道中穿过。

世人都是过路者,也是迷失者。所以没有必要向别人问路,即使路的本身,也比别人那里对我们有更多的指引。

外在的迷路可以垂询他人,内在的迷路又要向谁垂询?一个人只要沉静下来,自会有内在的指引。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不过,只要一个人跟他自己没有走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通常,我们在漂泊中才会更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存在,那是有点沧桑和悲怆的感觉。不过,我们喜欢那种感觉。

旅行可以增长一些见闻,但旅行终归不会给一个人以太深刻的启发。

穿着一双破旧的鞋,一个人无法走上新路。破旧的鞋子只认识老路。

当一个人掉进了一个陷阱,几番努力没有挣扎出去后,他就索性在这里安了家。

生命是一种误入歧途的状态。也只有通过这种方式,生命才会了解它自己。

作为我们的一个对照物而存在,也许才是这个世界的真正意义。所以我们不要一味地向外看,而更要向内看;我们不要一直向前看,而更要回头看。

大自然是一个谜,但它更是一面镜子,大自然希望人类透过这面自然之境去破解自己。

所有的努力,从本质上说都是一种挣扎。

所有向外的努力都是对自己的一个拉伸,它会制造出一个紧张的张力。而在空寂和无为中,一个人就可以收回所有向外的触角,安歇在自身当中。

即便是一根橡皮绳子,它也宁愿像蛇那样盘踞在那里休息,而不是在拉伸中被使用。

当一个火把快速旋转,那看上去好像有一个固定的光圈在那里。与此类似,我们一直忙碌,维持一种高速运转的状态,我们不能忍受孤独和完全静止下来的状态,那也许只是为了维护一种幻象的存在吧。

人已经习惯于紧张,以至于不紧张对他来说也成了另一种形式的紧张。

人生是一个逐渐硬化的过程。

人是一种主动性,他活在一个做的世界、行动的世界,他完全不习惯于被动的方式。但主动性的世界是紧张和狭隘的,这里充满了竞争。被动性的世界是放松的,这里无限宽广。孤独、无为就是被动性,死亡更是被动性的极致。

所有的竞争,最后都可以归结为与自己的竞争。

存在是一种放松和无为的状态,而我们的生命是一种紧张、一种想要成为什么的努力,我们因为没有领悟存在的本性而不能与之相适应。这就犹如一个不习水性的人落水后对水的抗拒与挣扎,以至于最后沉入水中溺死。这差不多就是我们一生的写照。

放松,是返璞归真的唯一方式。

人们常常因为不必要的主动性而陷入被动之中,因为“不必要”,从而导致了“不得不”。

一般而言,人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当他知道了,他就不会去做。

知道就是存在,不知道就是不存在。人以一种昏睡的状态活着,他生存,他行动,但他并不知道,所以他近乎不存在。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uothw.com  西部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