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墓地情_散文网

来源:西部故事网   时间: 2021-08-28

八十岁寿辰那天,她的三个女儿,归心似箭,不远千里,从七台河,佳木斯,兴城,携儿带女,披星戴月而归,回老家齐齐哈尔和哥哥弟弟,一起给她老人家庆祝八十大寿。

寿宴在儿孙们,燃放吉祥喜庆的鞭炮声中开始,伴着激情欢快的生日祝福歌,老母亲在大嫂和弟妹的搀扶下,缓缓落座。看着面前,反应有些迟钝,手脚颤颤微微的老母亲,感慨万千,泪水夺眶而出:这是的泪,年过半百的我,还有亲的母亲陪伴着,心是满的,情是真的;这又是酸楚的泪,只一年没有见面的母亲,竟然老态龙钟!这悲喜交加的泪水!是何等的滋味?

母亲的身体状况,和一年前在我们家的情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每况愈下。这是她早就预料到的结果。现在我才理解了母亲,当时在我们家里住的好好的,为什么死活都要回到儿子身边的真实夙愿,魂归故里。

母亲深知:自己年事已高,按照她当时的身体状况,生理机能,大脑思维,思乡,都有信息告诉她,即使没病,也逃脱不了死神的邀请了。

儿女们深知;母亲的时日不多了,也许,这是为她老人家举办的最后一场生日宴会。越隆重越喜庆越好,儿孙们越多越齐全越好。为了让母亲高兴,事事随她所愿,有求必应。

母亲和儿女们之间,心知肚明,今日幸福的相聚,预示着明日残酷无情的现实即将到来,必须接受面临母子生离死别的交替。这种复杂的心悸,在每个儿女的心中蓦然升起,煎熬着,折磨着,难忍,是无法用来诉说的情感世界!纠结得令人心碎!悲苦难言,美中生愁,乐极生悲,乐天知命,无法抗拒!( 网:www.sanwen.net )

四世同堂的母亲:勉强着抖擞精神,看着大大的,寿比南山,吉祥如意的生日蛋糕,喜上眉梢。幸福快乐自豪的接受着儿孙们欢天喜地的祝福!为高寿的母亲,为们的老祖母,外祖母,鞠躬磕头施大礼,给钱给物祝大寿。热闹非凡,人人脸上都洋溢着无比激动快乐幸福的笑容。欢乐的背后,儿女们的心,是沉重的,笑容是僵硬的,快乐是假装的。只有那无声的泪水,真情溢满眼眶,无法抑制的从心底里流出,模糊了儿女们的视线。

看着年老体弱,茫然不知所措,表情十分呆滞,坐在寿星宴席上的老母亲,喜忧参半。生怕她突然的病倒了!生怕她突然的离我们而去!我多想多想将嘎然停止,我多想多想将此情此景留住,就像现在这样,那该是多么多么的美好幸福啊!

眼前憔悴的母亲,让儿女们看得焦虑担忧,惊恐万状!似乎看到了那一天,在魔鬼的追赶下,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我们即将彻底失去家的温暖和伟大的!八十岁有个家,七十岁有个妈,牵动着姜家儿女每个人的神经,那将是一场巨大的灾难,地动山摇!房倒屋塌!无法承受,无法面对,无法逃脱,痛不欲生。

儿女们的表情,酸楚凄苦,面面相觑,心像是被掏空了似地,走失了!木讷的看着一个方向,就这样,款款深情,静静的,傻傻的望着母亲发呆!却无话可说,无情可表,无意可达,只有发呆,一时间,全部语塞。

大一点的孩子,似乎警觉到了什么?无视的存在,争权夺位,各个像奶奶、姥姥表决心送祝福,还指使小一点的孩子们,蜂拥而上,拥抱母亲,亲吻母亲,以此来活跃已是十分尴尬的气氛,避免惊扰了老寿星此时此刻,美好快癫痫大发作的临床特征有哪些乐好,影响寿宴的圆满进行。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家有一小,幸福快乐少不了。上帝吧!母亲还能坐在八十岁的寿宴上,和我们一起举杯共饮,谈笑风生。知足吧!在世,生老病死在所难免,有一时,珍惜一时吧,有一天,珍惜一天吧。母亲能快乐幸福的活到八十岁的高龄,这都是她老人家上辈子修来的福寿啊!

正当我们这五个儿女,蒙头转向,百感交集,不知如何进行下去的时候,突然就被我们自己的儿女们,强迫着喝酒助兴,活跃了气氛!转移了思绪万千,魂不守舍,无尽的表情。幸好没有被母亲看见。

寿宴菜肴色香味俱全,十分丰盛奢侈。祝福声一浪高过一浪,十分和谐圆满。难得一次家庭大团圆!大人孩子都兴高采烈的拍照录像,忘记了,最后照了一张全家福,皆大欢喜的离开了酒店。无论照片上的母亲,老态龙钟,还是被儿孙们搀扶着,只要母亲健在,做儿女们的心,就是满的,自豪的,骄傲的,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儿!

回到家后,我们又在家里小住了三天。黑天白天都围坐在母亲的床边,回答她提出来的各种各样离奇古怪的问题。

大到:“你家装修的怎么样?你家还有多少存款?你家的孩子考的是什么大学?你们夫妻之间的好坏?”

小到:“你们还都喜欢吃猪肉酸菜炖粉条吗?”这是母亲的拿手好菜。“你们都还喜欢穿红颜色的衣服吗?”这是母亲过年时,给每个女儿都曾买过的新衣服。“你们都知道勤俭治家的重要性吧?”这是母亲经常教育我们的话题:“不要挣俩小钱就花光,吃空花空过不好日子。”“你们都知道恩爱夫妻老来伴吧?夫妻之间要互敬互爱才能白头到老”。母亲超乎寻常的平静,和蔼可亲的和我们对话,人显得十分的精神快乐,想起什么就问什么?有章有法!

听着母亲的谆谆教诲,享受着母爱的博大精深,温馨惬意,心情愉悦。高兴的我们幻想着,母亲只不过是身体欠佳而已,思维敏捷正常,我们的但心也许是多余的。对天祈祷:如果照顾得好,我们的母亲也许还能活上十年八载的没问题呀!我们悬着的心,渐渐的落了地。

母亲问我的问题最多了:“燕子?你勤劳智慧肯吃苦,这些优点值得发扬光大;你爱耍小孩子脾气不好,会影响夫妻感情,这些缺点必须改掉。”连我打扫卫生都是缺点:“燕子干净的秘诀:就是扔东西,有用没用的一起扔,败家。你要记住没钱花时的苦,忘记有钱花时的乐,勤俭持家,才能过上丰衣足食好日子”。

母亲,最喜欢听我们大家讲小时候在家里的片段,甚至是隐私,高兴得她像个孩子,拍手叫好,乐出眼泪来。幸福的她连觉也不睡一回儿,一会儿做起,一会儿躺下,不时的插话,完善我们的;不时的解释,我们兄弟姊妹之间的很多误会;不时的表扬这个,批评那个,非论个对与错,是与非不可?一会儿摸摸这个儿子的头,一会儿摸摸那个女儿的脸,高兴快乐幸福的像个老顽童!

怀旧,是人们无法割舍的感情纽带,,便成了兄弟姊妹之间,沟通感情的桥梁。听到高兴时,我就情不自禁的往母亲的怀里躺,一推骨头!残酷的现实,让我不得不承认,母亲真的老了!抚摸着母亲的皮包骨,我的心,很难受,亦很幸福。时不时的被大姐无情的推开,怕我压疼了母亲。而母亲却不让我离开她,按住我的头不放。此情此景,的儿女们,泪花四溅。

母亲一生勤劳俭朴,教子有方,虽然她没有,但记忆力非常好,她能给我们讲很多癫痫病人平时生活护理要注意什么很多的民间,比如《西》,比如《聊斋》。母亲都讲得声情并茂,以此来教育她的儿女们。对相敬如宾,好吃、好喝、好穿的,都让给父亲,自己总是干在前面,吃在后面。以至于在文化大革命中,我受造反有理的影响,还造了父亲的反!大声的告诉他:“新社会,新家规,男女平等,再有好吃的,好喝的,您必须分给我母亲一半,不然我打倒你”。那年我十岁。

据姑妈说:“你妈心底善良,尊老爱幼,长像好看出众,穿上旗袍和高跟皮鞋,就是十里八村的大美人。她是大家小姐,因为你们的舅爷耍钱,家境没落,你妈才嫁给了你们的父亲,来姜家吃了不少苦,遭了不少罪,以后你们可要好好的敬你们的母亲。”

我们的大哥,一直都是父母的骄傲,是我们兄弟姊妹学习的楷模。他是家里最有出息的一个。在学校就当了兵,大革命前就已经是正连长。穿着草绿色的军装,带着红色的五角星军帽,神气十足的回家来探亲。因为他比我大十四岁,比小弟大十六岁,既像哥哥一样的关心我们,又像爸一样的疼爱我们,弄的我和小弟非常崇拜他和依恋他。每次他走后,我和小弟都哭成泪人,好几天不能安生,真的想他爱他。记得,他经常抱着我们俩,问母亲:“怎么生了这么两个小毛孩,一个小细脖,大脑袋!一个小脑袋,大眼睛!怪吓人的?”母亲就幸福的笑着对他说:“我还这个大脑袋和这个大眼睛,给我养老送终呢。你和大妹小时候也长的这样难看的,有骨头不愁长肉。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儿大也会变好看的。”

大哥听后,哈哈大笑,然后就又抱着我们俩转圈圈,轮的我们直喊母亲救命为止。大哥一高兴,就抱起我们,那有力的臂膀,那宽厚的胸膛,那慈祥的面容,都让我们倍感亲切和温暖。理所当然,就把他当成了我们的靠山,只要有哥在,天塌下来我们也不怕。

大哥,真心想把一家人,都弄到他的身边,好相互照应。命运作弄人啊!因为父亲的政治问题,哥在提升团长外调时,落选。被迫转业进了工厂,当了保卫科科长。他关心我们,如同父亲,时刻为弟弟们的前途而努力;他爱我们,娇惯我们,只要我们提出的要求,他就尽量满足。

有一次,大哥探亲回家带着枪,我们就想过过枪隐,他竟然让我们每个人都放了一枪!我是家里,最胆小的一个,还是大哥把着我的手,放的那一枪。我真正到了,那枪的神力!后座的冲力!让我震撼枪的威力!以至于,改写了我的人生,放弃了当女兵的理想,我怕枪!

“大哥:这么多年了,我还想问你,你把子弹都打没了,领导怎么处理你的?写检讨书了吧?”小弟问他。

“你哥我是谁呀?怎么能被处分呢?我汇报说,在回家的路上,碰到狼了,自卫就开了枪。”

其实,我们大家都知道,哥自从转业到地方后,这些年来,一直都不顺利,因为父亲的历史问题,耽误了他一生的大好前程。母亲听到这儿,愧疚的摸了一下哥的大手,表示歉意,老泪纵横。

无论怎样,大哥是对家里最负责的人,贡献最大的人,他接来了父母,调来了弟弟,尽到了儿子的义务,有着兄弟姐妹的情意,这一切,都让我们十分敬佩,永远他。

大姐,是我们大家又爱又恨的人!大革命前的老三届,学习刻苦,积极进步,有正事,会过日子。她是五个兄弟姊妹中,最富有的人。公公是解放前,就开杂货铺的老商人,她们家里有银元,有元宝,有金条。她的脾气秉性,即不像我们的父亲,和蔼可亲;又不宁夏癫痫治疗哪个医院好像我们的母亲,通情达理。纯属另类!

我常常偷着问母亲:“大姐到底是不是您亲生的,真是我们姜家的女儿吗?爱财如命!”

大姐她手巧,干净卫生,常常趁母亲不在家时,管教我们,霸道豪横,她说你好时,能爱死你!记得,我和小弟穿过的第一件毛衣,就是她起早贪晚编织的,样子很时髦,多次被左右邻居借去当样品。她还给我钩织过一双凉鞋,比卖得还好看。她给大家洗衣服,用火烙铁,熨得板板整整的,她把白华奇被衬,用增白剂洗过,白雪白的。她说你不好时,能整死你,我是被她吓怕了,也整怕了。你穿上了她给你洗过的衣服,就不能在弄脏,就不能弄出褶皱,像劳改犯似的,被她看管着。你盖上她洗的雪白雪白的被子,就得冻着,在怎么冷的天,也不敢盖严实了,怕弄脏了被头,简直就是活受罪。

恢复高考后,我和二姐、小弟,都轮流去县城她的家里,复习功课,准备高考。我因受不了她的“虐待”,偷偷的逃了回来。其结果是,二姐、小弟,忍受了她的管教,都考上了大学。只有我落了榜,我也不。现在说起这事,她还耿耿于怀,不依不饶的向母亲告我的状,说我不好好学习。但是,二姐和小弟,永远都感激她,爱她尊敬她,似乎欠着她一辈子都还不清的人情债。

每每说到此事,她都十分自豪,父亲尤其偏爱她,经常家里家外的表扬她,以她为荣。每每说到此事,我都很后悔,没有上大学,成了我的终身遗憾,我似乎成了家里最没有出息的人。

母亲一直偏爱我,偏疼我,一听她说我不好,就生气的说:“人各有志,燕子现在不是很好吗?也没有被你们拉下多远呢?”说着说着,又将我搂在她的怀里,让我再一次感受到母爱的温暖!我细细的品味着母亲那骨瘦如柴,硬硬帮帮的大手抚摸着我的爱意,感觉着那略带余温且空旷而不严实的冰冷怀抱,泪如下。没想到,这便是母亲留给我最后一次拥抱的独特味道!永生难忘。

二姐,人老实厚道,安分守己,不招灾不惹祸,是父母最省心的好女儿。她有两颗乳牙牙没掉,父母都说她坐骨生牙有福!她对我和小弟,也十分的疼爱,在生产队里,分到好吃的,她总是自己不吃饱,省下来,带给我和小弟吃。我们姐仨,性格各异,大姐太霸道,二姐又过于老实,所以,我和二姐关系比较好,直到现在。

有一件事,我觉得很对不起二位姐姐,一直没有机会道歉,今天当着老母亲的面,向她们检讨。我们三个女儿,父亲都给每人打了一个大木箱子,装着私有物品,互不侵犯,相互不许偷看。比起大姐和二姐,我的家当最少,年幼好奇,我总想看看姐姐们的箱子里的秘密。一次趁家里没人,我就偷偷打开了大姐的箱子,发现她有十多双丝袜,而不给我和二姐穿。我就偷偷的拿出来两双,分给二姐一双,我一双,不知道:“大姐,你发现了没有?”打开二姐的箱子后,发现有一个信封,里边装着十六块钱,这可是天文数字!那时父亲一个月才挣四十多块钱,得养活一家人的生活。我知道是她去公社开会的补助,和平时父亲给的零用钱,赞的。这也太多了,为什么不交公给母亲呢?这要是大姐,我非检举她,让她在全家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看在我和二姐关系好的份上,我就在信封上写下了一行字:“这是姜子荣的小分子,当时我还不会写份子”。二姐发现后,气得哭了一天,也不敢说出真相。

大姐说:“我本来是打算过节时,送给你们每人两双袜子的,看到你偷了我的袜子,穿上了我的袜子,就打消了再送给你毕节癫痫病医院都有哪些们的好,要不是妈拦着,我非剁掉你的手指头。”

二姐说:“原来是你写的呀?我还以为是大姐写的呢?害的我和你一起看不上大姐。燕子,你小时候怎么那么调皮多事啊!现在多有出息,通情达理,明辨是非,有点鹤立鸡群的范儿,比我们都有出息!”她们俩总是拿我开心。

小弟最小;是被大哥和三个姐姐,宠着、爱着、惯着长大的。母亲,一连生了三个女儿,最后,生了一个宝贝儿子,幸福至极。老儿子,命根子!父母因为他的出生,喜上眉梢,有了幸福的晚年。谁都没有想到,他是家里思想境界最高尚的人,最让父母省心的人,最有兄弟姊妹情意的人,最明辨是非的人。

半年以后,母亲卧床,病危!我们五个兄弟姊妹,再一次相聚。这时的母亲,有时清醒,有时糊涂。我们在寿宴上的担心恐惧,想象到的结果,即将来临。看到骨瘦如柴,面容憔悴,有气无力的母亲,心如刀绞!没有回天之力,这是做儿女们的最大的悲哀!

经过半月的精神刺激,和肉体的折磨,我们的身心,都受到了巨大的伤害!那是无法忍受的,母子连心啊!进食困难,喝水困难,点滴倒流,所有维持的生理机能,全部瘫痪!

没有一个儿女,能忍受,看着自己的母亲,在自己面前遭罪受苦,而无能为力帮他,就是往你的心上捅刀子!二十天后;大哥,大姐都熬不住了,思想起了变化,在医生的提醒下,准备放弃治疗。安乐或自然!!

二十天里,我减去体重,二十六斤,浑浑噩噩度过的。但有一条是清醒的,就是母亲求生的眼神和欲望,一直在支撑着我。我常常想起母亲对哥说的那句玩笑话:“我还指望大脑袋和大眼睛为我养老送终呢!”为了母亲这句话,我也要尽最后的力气和力量,救治她生还。

我没有同意大哥和大姐的做法,第一次叛逆了他们!惊得五个人,目瞪口呆!小弟,第一个站出来,支持我的做法,救护治疗到底。这也是中国人现在唯一的传统做法,自然死亡。我理智的是,母亲自己并没有提出那样的要求!我心不安的是,至少我现在还不能接受新的死亡方法。死亡和出生一样,伟大而光荣!对待死亡,千万不要因为一念之差!做了终生后悔痛苦的事。再苦再难,就是把我熬病了,我也要咬牙坚持到底,告慰父母的在天之灵,不留下阴影和遗憾!

也许,在过三十年,五十年,在不久的将来,人们会自然而然的就愿意接受安乐死了。这一过程,是需要人的思想转变,和漫长的时间来过渡的,现在我还不能接受。

六天以后,母亲驾崩西去!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母亲的离去,我们儿女们的心空了!家没了!情也散了!

处理完母亲的丧事,讨论的就是三年后,父母髌骨的事。有人提出;水葬。有人提出;树葬。我再一次和大家唱了反调,坚持买墓地,把母亲和父亲一起下葬,立碑。

又一次得到了小弟的支持,我万分的感激他。我不否认,随着时代的进步,社会的发展,可能以后的人们,对于死亡,会自然而然的接受很多的新的思想和做法,那就随其自然吧。

为了母亲病重,送终一事,使得我们兄弟姊妹五人之间,伤了和气。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现在都理解了我,赞成和拥护我的做法,表扬我远见卓识。因为有父母的墓地在,为了,我们才有了更多次见面的机会,和好如初,情系母亲魂。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uothw.com  西部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